紫微斗數太微賦

斗數至玄至微,理旨難明。雖設問於百篇之中,猶有言而未盡。至如星之分野,各有所屬,壽夭賢愚,富貴貧賤,不可一概議論。其星分佈一十二垣,數定乎三十六位,入廟為奇,失度為虛。大抵以身命為福德之本,加以根源,為窮通之資。

星有同躔,數人分定,須明其生克之要,必詳乎得垣失度之分。觀乎紫微舍躔,司一天儀之象,卒列宿而成垣。土星苟居其垣,若可動移;金星專司財庫,最怕空亡。帝居動則列宿賓士,貪守空而財源不聚。各司其職,不可參差。苟或不察其機,更忘其變,則數之造化遠矣。

祿逢衝破,吉處藏凶。

假如身、命宮逢祿存,或三合有祿,卻遭忌星衝破,反為凶兆。如限步到祿位,凶星同聚,亦為凶斷也。

按:所謂吉處藏凶,比如成功在望,偏偏又橫生枝節,弄得雞飛蛋打,煮熟的鴨子也會飛。祿忌同宮,為衝破,祿本宮,忌對宮,亦為衝破。限步同論。

馬遇空亡,終身奔走。

假如甲生人之截路空亡在正空在申,旁空在酉,若在申守命亦有天馬同宮,為馬遇空亡,主人終身奔走。甲年生人在申安命逢天馬,丙辛生人在巳安命逢天馬,丁壬生人在寅安命逢天馬。又如安命寅申巳亥,逢六甲空亡於此,亦是。

按:空亡,指截空、旬空、劫空是也。

生逢敗地,發也虛花。

假如命宮納音屬水,安命酉宮,金水長生在申,酉即是沐浴也,敗地,又加刑忌諸凶,雖發亦主虛花。餘則水土敗在酉;木敗在子;火敗在卯;金敗在午,立命於此亦為身逢敗地。

絕處逢生,花而不敗。

假如水土生人(命宮納音所屬)安命在巳,而巳為水土所絕之地,卻得金星生於巳,則金生水於巳位,雖絕不絕,為母來救子之理。巳中丙火乘旺,火又生土。縱寅申巳亥為四絕,又為四生,故曰:「五行絕處即是胎元,生日逢之,名曰受氣」。其餘金局命在寅、火局命在亥、木局命在申亦同此理。

按:如張學良之命,水二局生人,立命巳宮,本為水之絕地,得武曲金星守命,反主絕外逢生,長壽。

星臨廟旺,再觀生克之機;命坐強宮,細察制化之理。

假如水土生人墓庫在辰,若辰為財帛宮,謂之財庫;辰為官祿宮,謂之官庫;化祿星在辰,謂之天庫;耗煞在辰,謂之空庫;辰居遷移宮,謂之破庫。凡辰戌丑未為四墓庫,此者依納音而取。

日月最嫌反背。

假如日在酉戌亥子丑,月在卯辰巳午未,皆為反背。仍看上弦下弦,月在下弦望日吉,下弦晦日凶。若日月同垣,便看人生時,日(生人)喜太陽旺,夜(生人)喜太陰廟,方可論禍福。日月反背,主人父母不得力,無情之義也。

按:日月守父母宮亦然,旺地得力,緣份佳,陷地不得力,緣份薄。

祿馬最喜交馳。

假如甲年生者,祿存在寅,若逢申子辰年生者,天馬亦在寅,此謂之得地,乃系祿馬交馳。或化祿星與天馬同宮亦謂之祿馬交馳。

按:三合天馬,有祿存或化祿,亦謂之祿馬交馳。

空亡定要得用,天空最為緊要。

論身命宮納音,金空則鳴,火空則發,二限逢之反為福論。若水空則泛,木空則折,土空則陷,為禍矣。

按:此處之空,當指命宮五行局而言。空亡有幾種,有天空地劫,有截路空亡,有旬中空亡,另外還有一個「天空」星在生年支前一宮,其中以天空地劫,以生年支前一位之「天空」為禍最大。截空和旬空于命宮,為禍很輕,金局逢空則鳴,火局逢空則發。

若居敗地,專看扶持之曜,大有奇功。

假如命在敗絕之地,但得祿存及化祿扶持則美,化悔為祥也。

紫微天府,全依輔弼之功。

假如命逢紫府,又得輔弼守照,終身富貴。如無輔弼,非上上之格。

七殺破軍,專依羊鈴之虐。

假如身命遇七殺、破軍,又會羊、鈴守照,有制方可,無制凶甚。

按:七殺、破軍與羊陀火鈴同宮或會合多主凶,有紫微、祿存會合可解部份凶性。

諸星吉,逢凶也吉,諸星凶,逢吉也凶。

假如身命三方凶多吉少,則吉格遭侵;假如吉多凶少,則凶命有救。此須看吉凶星得垣失陷,與夫生克制化,以定禍福。

輔弼夾帝為上品,桃花犯主為至淫。

帝即紫微,入命、身宮得輔弼來夾為富貴之格,三合亦然。假如身、命宮紫微與貪狼同垣,為「桃花犯主」之格,男女邪淫,多詐而擅用計謀,若得三合輔弼,貪狼受制,則不必拘此論也。

君臣慶會,才學經邦。

假如紫微得天相、天府、文曲、文昌、左輔、右弼、三台、八座等吉星助之,三合照臨,為「君臣慶會」,逢之無不富貴。但有金星與刑忌四煞同度,謂之奴欺主、臣蔽君,反為禍亂,至須詳論。

魁鉞同行,位居台輔;祿文拱命,富而且貴。

假如魁鉞分守身命,兼得權祿昌曲吉曜來拱,無不富貴,但有刑忌相沖則平常,只宜僧道。

馬頭帶箭,鎮禦邊疆。

假如午宮安命,天同太陰或貪狼坐命,丙戊年生人擎羊同宮,逢之化吉,雖以羊刃在命亦為美論,富貴皆可許也,只是不耐久。

按:女命不宜。同陰在午懼火鈴破格,主大凶。

刑囚夾印,刑杖惟司。

假如身、命有天相,卻被羊、貞夾之,主人遭官非受刑杖,終身不能發達。

按:此為“刑囚夾印”格,犯者必有牢獄。廉貞天相在午宮坐命,丙、戊年生人;在子宮坐命,壬年生人合此格。

善蔭朝綱,仁慈之長。

天機化善,天梁為蔭星,假如機、梁二星守身、命在辰戌宮,兼化吉相助,以為富貴,加刑忌耗煞,僧道宜之。

按:天機善星,天梁蔭星、大人星,會照顧人家,有愛心,機梁守遷移宮亦作此論。加煞眾,多是江湖術士,幫會領袖,思想革新者。

貴入貴鄉,逢之富貴。

假如身、命遇有貴人,又兼吉曜,權、祿來助,逢之無不富貴,限遇之亦主發福。

財居財位,遇者富奢。

假如紫微、天府、武曲、太陰居財帛之宮,又兼化權、化祿及祿存,必主富奢,二限若逢,大主發跡。

按:大小二限及流年命宮或財帛宮逢此,同論。

太陽居午,謂之日麗中天,有專權之貴、敵國之富。

假如身、命坐于午宮,與太陽同值,庚、辛年生者富貴全美。女人逢之旺夫益子。按:癸年生人亦主富貴。

太陰居子,號曰水澄桂萼,得清要之職、忠諫之材。

太陰天同在子坐命,丙丁年夜生人主富貴全美,無私曲,正直君子。

按:癸年生人亦主富貴。餘年生者則否。

紫微輔弼同宮,一呼百喏,居上品。

假如紫微居於身、命,複有輔、弼同宮來扶持,終身全美,富貴之論。

文耗居寅卯,眾水朝東。

假如身、命居寅卯,破軍坐命與文昌或文曲同宮,倘有刑煞沖照,主一生驚駭,終身辛苦,勞心費力。限步到此,需逢吉則平,遇凶更不吉。

按:破軍、文曲皆屬水,寅卯為東方。

日月守不如合照,福蔭聚不怕凶危。

假如日月守身命,雖遇吉曜不為全美,如逢凶星定有凶災。如是三合於命身而兼化吉,以為美也。福乃天同,蔭乃天梁,二星如在身、命,逢吉不怕凶危,然有耗劫刑忌不為美也。

貪居亥子,名為泛水桃花。

貪狼在亥或子宮坐命,逢吉曜以為吉論,如遇刑忌,男浪蕩,女淫娼。惟于他宮有貪狼守命、身,吉眾尤可,凶多較亥子為禍略輕而已。

按:遇空亡同值可解桃花之不良。

刑遇貪狼,號曰風流彩杖。

假如貪狼,陀羅同垣身命于寅宮,主為人聰明,更主風流,若遇閑宮則平矣。

按:不論何宮安命,凡貪狼與擎羊或陀羅同宮皆如此論。女命貪狼加羊陀,淫亂,男命貪狼加羊陀,色中餓鬼。

七殺、廉貞同位,路上埋屍。

假如身命得二星守之,加化忌耗煞,則依上斷,或在遷移宮亦然。

破軍暗曜同鄉,水中作塚。

按:此處不可解,暗曜指巨門,破軍不可能與巨門同宮或加會,亦不可能分守命、身。據雲鬥數中其他派別尚有此一說。

祿居奴僕,縱有官也賓士。

假如身命宮平,奴僕宮得祿存或化祿化權二吉曜可作美論,只是勞碌。

按:奴僕屬陷宮,不一定落吉星才好。吉星宜落命宮三方四正,才是美格。奴僕宮再好,也不能使自己富貴起來。斷命時須注意此點。

帝遇凶徒,雖獲吉而無道。

假如紫微守身、命,逢遇四煞以及眾惡,雖吉亦無道,每每主人心術不正。

帝坐命庫,則曰金輿扶輦;福安文曜,謂之玉袖添香。

假如紫微守命午宮,有吉曜者,謂之金輿扶輦,必主大權之職,逢刑忌則平常。福德宮逢昌曲,吉曜來扶,必廟堂朝尊,謂之玉袖添香。

按:福德宮落昌曲,多主其人有名士風度,且一生多有豔福。大多自己在外亂搞,金屋藏嬌,而老婆卻蒙在鼓裏。

太陽會文昌於官祿,皇殿首班,富貴全美。

假如太陽廟旺同文昌于官祿宮,命逢吉曜富貴,可作宰相之職也。

太陰同文曲于妻宮,蟾宮折桂,文章令盛。

假如太陰、文曲二星同值于夫妻宮,又兼吉曜來扶,而限步逢此,男主折桂,女主招受封贈。

按:此處言必須大限逆行,方能行至夫妻宮,始論之。太陰廟旺,守身宮更佳。男命太陰入廟與文昌或文曲在夫妻宮,從事學問和技藝能成名,或因女人之助力而功成名就,或得賢良美貌之妻,因妻而致富致貴。太陰化祿于妻宮,主得妻財以成事業。

祿存守于田、財,則堆金積玉。

假如祿存守于田宅或財帛宮,多主大富。

按:此亦不儘然。祿存守于田宅宮,多僅主小康,若論大富與否尚須以命宮三方吉凶為主。

財蔭坐於遷移,必鉅賈高賈。

財即武曲,蔭即天梁,此二星或一化權、祿與吉曜同坐遷移宮,必作鉅賈高賈。若加刑忌煞湊則平常。

按:此格多是商人。武曲、天梁逢吉化並與吉曜同值才作鉅賈論之。

殺居絕地,天年夭似顏回。

假如命坐寅申巳亥,逢七殺加刑忌,主不吉,雖有吉曜,惟仍慮凶限臨之,則凶矣。

按:有長生十二神之「絕」同垣。

貪坐生鄉,壽考永如彭祖。

假如命坐寅申巳亥,逢貪狼坐長生之地,又加吉星,主體健壽考。

按:有長生十二神之「長生」同垣。貪狼在卯酉有吉,亦主高?。

耗居祿位,沿途乞食。

假如耗星(即破軍)守官祿宮按:此必為七殺守命宮,又逢刑忌,方作此論。

貪會旺宮,終身鼠竊。

貪狼守命,寅午戌生人命坐午宮,巳酉醜生人命坐酉宮,亥卯未生人命坐卯宮,申子辰生人命坐子宮,為「貪會旺宮」,不聚財,加煞則主貧窮,淪為偷竊之輩。

按:有煞星守照,其人善於巧騙,騙財、騙色、騙二兩小面均算在內,並非一定是強盜。有吉星者,能將鉅款「融資」進自己腰包。

忌暗同居命宮、疾厄,困弱尪羸。

假如身、命宮或疾厄宮有巨門陀羅同守,主為人貧困而體弱,終身不能發旺。此所謂忌者,乃指陀羅煞曜,暗乃指巨門也。

注:巨門化忌守命亦作此論。

凶星會于父母、遷移,刑傷破祖。

假如四煞諸惡居父母宮及遷移宮,刑傷父母可知,出外離祖,亦多災咎。

按:父母宮、遷移宮俱逢凶星會合,作此論。父母宮又稱作「相貌宮」,值煞星多面有斑痕,頭面受過傷,不然也要秉承雙親的一些壞德性。

刑殺同廉貞於官祿,枷扭難逃。

刑即擎羊,假如刑殺廉貞值官祿之宮,流年二限到此,若不為禍定遭刑。

按:擎羊廉貞在官祿,或擎羊七殺廉貞在官祿宮,主有牢獄之災。大小二限的官祿宮或流年的官祿宮逢此,當主此限或此年入獄,不然他禍。廉貞在官祿宮化忌亦然。

官府加刑殺於遷移,離鄉遭配。

假如流年官符與生年官府合刑殺與遷移,大限或小限到此,必遭刑配或離祖。

按:離祖的情況較少。原命遷移宮有七殺、擎羊(或陀羅)、官府(或力士),註定有牢獄之災。大小二限或太歲行至遷移宮,又有流年官符同守或會合,當於此時入獄。命宮有這種組合也屬坐牢之命。

善蔭守於空位,天竺生涯。

假如命、身宮有天梁與天空或截空同宮,而又有天機、天同三合沖照,每多主人為僧為道,隱跡山林。此命若得吉煞猶可居俗,逢凶不為美論,僧道宜之。

按:命宮或遷移宮有天機天梁同守,遇空亡,其人哲學氣質很濃,會信仰宗教,或迷信算命,要他做無神論者是不可能的。

輔弼單坐命宮,離宗庶出。

假如身、命無正曜,只有左輔或右弼守值或得拱照,主為偏房所生,亦主自幼離宗別祖。惟庶出者可允美論,但須三方眾吉拱沖,見紫府於財、遷、官者尤吉。

按:今人輔弼單坐命宮,庶出者極少,赴外地謀生者多。

七殺臨於身命,逢擎羊陣戰而亡。

假如命或身宮坐七殺(注:身命同宮值七殺尤忌),又人失陷擎羊同守,已主非常之不吉,再加三方凶多吉少,而四煞俱見,更且大小二限亦均躔於惡曜失陷之地,刑忌並臨,每主是年喪亡,輕則官非破財,惟見災則能免禍。

羊鈴合于命宮,遇白虎須當刑杖。

命宮有羊、鈴合守,三合更見廉貞、七殺,及破軍、陀羅等刑忌惡宿,更遇流年白虎加臨命宮(此流年歲前諸星,如亥年白虎入未宮,酉年白虎入巳宮,有生年白虎合守亦是),當年必主官非牢獄,重者刑罰喪命。煞少者疾病或破財方消災禍,如是則可免凶。

按:此類多是黑道人物。

官府發于吉曜,流煞怕逢破軍。

假如命或身宮有刑忌(注:天刑或擎羊,化忌或陀羅)及官府與煞同垣(命有官符,必有羊陀之一同宮),大小二限於行運中皆逢吉曜,亦可小發財,惟流年太歲及小限皆逢惡曜,縱大限吉利,亦每主災禍難免,尤太歲或流煞入命或照命為甚,羊陀重疊尤凶。官府守命、身,遇吉限仍可有為,然官府與破軍守命或身,逢流煞加臨則否。

羊鈴憑太歲以引行,病符官府皆作禍。

命或身宮有羊、鈴二煞曜坐守,為不吉之命,倘逢流年太歲巡行于命或身宮,蓋羊、鈴專依太歲而肆凶,如是二者逢遇則興禍生災,對命主至為不利。再若命內既犯病符及官府,再逢流年之病符官府,每生口舌官非之災禍,並罹疾病。

奏書、博士與流祿,盡作吉祥;力士將軍及青龍,顯其權勢。

命得博士、奏書或將軍守垣,逢流年祿存同值或拱沖,主是年吉利。命、身宮各有將軍或力士、青龍同守,再加命、身得眾吉守照而無四煞諸惡衝破,多主武貴。

童子限如水上之漚,老人限似風中燃燭。

童子小兒命、身若是均值煞惡之星,既得刑囚耗忌,又為空劫所夾或三合拱照,幼時大限複行空亡煞陷之地,小限亦行惡地交會四煞及刑囚殺忌,太歲亦然,則每主夭折。老人大限若行煞陷囚刑耗忌七殺及傷使夾持之地,而命、身既吉惟小限及太歲均陷凶垣,且遇空劫等惡,每主是年亡故,否則罹疾臥榻,至險。

遇殺無制,乃流年最忌。

假如命或身宮有煞星坐守,最喜有剋星制之,並喜地垣加克,如火煞入水宮皆為受制,不能任意肆凶則吉。倘若煞星守命、身於無制之地,如金煞入水鄉或木垣,無火星克制,則必興災禍,尤逢流年太歲與之同值或衝動時最易肆凶。

人生榮辱,限元必有休咎。

乃謂人生必有榮辱,而大小二限之運步亦有禍福,如是榮辱禍福皆有定數,悉有天意,故“達人知命”,趨吉避凶,不事逆悖,多可化險矣。

處世孤貧,命限逢乎駁雜。

此謂之「處世」,非指為人為事之智愚賢惡而言,而是純指「營生」之義。此外則指人之孤貧,與上智下愚並無絕對關聯,則智者未必不孤貧,愚者亦未必皆孤貧,何以故?命好命壞使然也。凡孤貧之人,其命每多駁雜,亦定數耳。

學者至此,誠玄微矣。

鬥數命理,至玄至微,易學難精,人人皆可涉獵,以明其法、以窺其奧、以辨造物之旨義。然此道家秘術,端賴習者心性之玲瓏剔透,悟力之清澈澄明,巨細無遺,觸類旁通,庶能入浩翰而索一得,粗識玄微可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