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樂吾自序

《子平真詮評注》竣,客有以袁了凡造命之說進者,曰:「命而可造,則命不足憑也。且子素習佛家言,如雲命定,則命優無妨作惡,命劣為善無益,有是理乎?夫命之優劣,孰造成之?孰主宰之?須知以宿世之善因,而成今生之佳命,以宿世之惡因,而成今生之劣命。命運優劣,成於宿因,此為有定者也;今世之因,今世即見其果,此命之無定者也。嘗見有命優而運劣者,有命劣而運佳者;命如種子,運如開花之時節。命優運劣,如奇葩卉,而不值花時,僅可培養於溫室,而不為世重;若命劣運劣,則弱草輕塵,蹂躪道旁矣。故命優而運劣者,大都安享有餘,而不能有為於時,此宿因也;若不安於義命,勉強進取,則傾家蕩產,聲名狼藉,此近因也。故命之所定,功名事業,水到渠成;否則,棘地荊天,勞而無功。至於成功失敗之程度,則隨其所造之因,有非命運所能推算者,或者循是因而成將來之果,定未來之命,則不可知矣。是因果也,造命也,命理也,其理固相通者也。子曰『君子居易以俟命』,又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子平真詮評注》者,知命之入門方法,亦推求宿因之方便法門也。」客無言而退,因錄之以為序。

民國二十五年二月東海樂吾氏識於海上寓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