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斗數骨髓賦

太極星曜,乃群宿眾星之主,天門運限,即扶身助命之源,在天則運用無常,在人則命有格局。先明格局,次看眾星。或有同年、同月、同日、同時而生,則有貧賤、富貴、壽夭之異。或在惡限,積百萬之金銀;或在旺鄉,遭連年之困苦。禍福不可一途而論,吉凶不可一例而推。

有同年同月同日同時而生者,須分性別之不同及其出生、成長、生活在不同的社會環境及所屬不同的社會群體而有所差異,正如賦文所說:「有貧賤、富貴、壽夭之異」,故論命者,又當因人而論,又當因地域及人文環境而論,又當因種族而論,又當因不同的社會群體而論,一句話,要以該命造所處不同的時間和空間而論。故賦文說:「禍福不可一途而論,吉凶不可一例而斷。」要知,有同年同月同日同時而生者,一個生在中國,一個生在新加坡,或一個生偏遠山區,一個生在大城市,二者一生的遭遇肯定不會是一樣的,這是明擺著的事實,在因此需明《周易》「簡易、變易、不易」之理。大凡人命,以鬥數之理衡之,驗者亦有十之七八,此即「不易」之理。又當因其人所處不同的時空變通而論,此即「變易」之理。鬥數之學,無外乎陰陽五行、河洛八卦、天文星象,此即「簡易」之理。

命理學家袁樹珊說:「祿命之說,未必盡驗,然驗者常十之七八,其或因山川風土而小異,由門第世德而懸殊。又一行之善惡,一時之殃祥,忽焉轉移而不知,此則常變又不同,造化之不測也。要其常理自不能廢,而常人多不能逃,觀此可知人之命運,間有不驗者,因常變不同也。常變之不同如此,但以常法繩之,安得不毫釐千里哉。為星家者,欲求事功圓滿,萬無一差,必須參以人情物理,詢其山川風土,門第世德,以及生時之風雨晦明,而尤須鑒別其心術之善惡,處世之殃祥,然後定其富貴貧賤,壽夭窮通,乃可合法。」此論指子平命理而言,唯紫微鬥數推命,不必詢其心術之善惡、處世之殃祥,列出命盤,布齊星曜,一看即知。

另外,大凡名貴植物,比如千年人參,世間必定稀少,對常植物,比如野草閑花,可說漫山遍野,到處都是,故巨富大貴如世間之偉人,其誕生的那個時辰,必無其他人同時誕生,縱有亦必繈褓難養,或少年夭折,只剩下這個偉人來建功立業。而平常之格、貧賤之命,正如野草閑花,遍地可采,其出生的那個時辰,同時出生者多得數都數不過來。這個道理,懂得命理(猶其是懂得紫微鬥數)的人,到大醫院婦產科去統計,必然會得出與作者相同的結論。是故,富貴命少,貧賤命多,此不易之理也。太極於此即紫微 。

要知一世之榮枯,定看五行之宮位。立命可知貴賤,安身便曉根基。

需知一世之榮枯,榮者,富貴也,枯者,貧賤也,俱緣人生一命之中見之。主星吉、佐星吉、運限吉,則一世安然而享其福也;主星弱、佐星弱、運限蹇,則主一生下賤,再加流年遇煞沖刑,定主災悔而言。

五行即金木水火土,如寅申巳亥為四生之地,子午卯酉為四敗,辰戌醜未為四墓。命立四生遇長生、臨官則為富貴,入四敗遇衰、病、墓則主貧賤。

立命在五行生、旺之宮則富,死、絕之宮則貧。安身在生、旺之宮則貴,死、絕之宮則賤。然亦應據左情而定,如:第一先看福德,再三細考遷移,分對宮之體用,定三合之源流。命無正曜,複無吉拱,煞破刑沖,夭折孤貧。吉有凶星,美玉瑕玷。既得根源堅固,須知合局相生,堅固則富貴延壽,相生則財官昭著。

命好、身好、限好,到老榮昌。

假如命及身,兩者皆坐長生、帝旺之鄉,而身命二宮又得吉星廟旺同守,且財帛、遷移、事業三宮又亦是眾吉去集,各宮三方四正無煞衝破,再加運限吉利,定主一生謀為每多順遂。

命衰、身衰、限衰,終身乞丐。

假如命及身,兩者皆居死、絕之垣,且本宮複又不見吉化,更與羊、陀、火、鈴、空、劫以及其他諸惡曜交會,再加運限亦無吉星接應扶持,定主一生貧賤,重是者淪為乞丐。

按:犯以上諸例,在時下改革開放的經濟社會,為人必系庸常無能,或體弱多病,運氣又差,故致貧乏不堪。今日之乞丐,並非皆屬貧窮之輩,只要不是斷手斷腳的人,多系博人憐憫同情而行騙,或強行討要,借乞討而致富者並不少見,尤為可惡的是有扮作貧困學生而行乞者。

夾貴夾祿少人知。夾權夾科世所宜。

假如丙丁年生人,在戌宮安命,壬癸年生人,在辰宮安命,而有魁鉞夾命,富貴必矣。如安命丑宮,天梁坐命,甲生人祿存居寅,子宮有廉貞化祿來夾,為夾祿,主富貴。如安命戌宮,紫微天相坐命,而乙生人得酉宮天機化祿,亥宮天梁化權來夾,亦主富貴。或有化權及化科來夾命亦然。

夾日夾月誰能遇。

如太陽、太陰在身、命宮,或身、命之前後二宮夾拱,不逢空、劫、羊、陀是也。或命坐未宮,太陽在午,太陰在申,或命坐丑宮,太陽在子,太陰在寅者即是。按:此為日月夾財格,武曲、天府屬財星。武曲貪狼在丑未,或天府在丑未守命,有日月在鄰宮夾,遇吉星同垣會合必富貴。

夾昌夾曲主貴兮。

如立命丑未宮,前者寅宮文昌,子宮文曲;後者申宮文曲,午宮文昌者是。

按:寅時、辰時,申時、戌時生人,安命丑未宮才有此夾局。不論何星守命,得昌曲夾均主吉,尤喜日月、天梁、紫破、天府得夾。若命無正曜得昌曲夾亦主吉利。

夾空夾劫主貧賤。

假如命與化忌同宮,身、命兩者有刑囚殺破等諸惡守值,而逢天空、地劫夾拱身或命宮,定主貧賤孤寒。如立命巳宮,午、辰二宮有天空、地劫夾之;立命亥宮,戌、子二宮有天空、地劫夾之。

按:命宮正星廟旺會吉,不懼劫空夾。命宮正星陷失、加煞,三合及對宮凶多者,劫空劫命,無異於雪上加霜,慘不忍睹。

夾羊夾陀為乞丐。

命或身與祿存同宮,前必有羊,後必有陀,然應以祿存得地生旺為吉,陷空刑克之處為下格,更不喜與刑囚諸煞同垣,或遭三合空亡劫煞等惡宿衝破,遂致而成「吉處藏凶」之局,不能為福,反主悔吝,與孤寒貧賤結不解之緣。祿存入命身,七殺、廉貞、火、鈴來夾,亦為下格,然本命無忌星同守,三方眾吉拱照,或有科、權、祿合照者,雖逢惡曜夾持不為敗論,但逢殺運災禍難免。祿怕空劫刑囚交會衝殺,然則孤貧無疑。

按:限年逢此夾局,亦同此論,多主貧窮或遭凶。羊陀夾煞忌主吉處藏凶,以致雞飛蛋打。

廉貞、七殺,反為積富之人。

廉貞屬火,七殺屬金,是火能制金,為權為福。如廉居申,殺居午,反為積富之人。廉貞或七殺守於陷地化忌,或與眾惡宿交會,或逢刑囚空劫等惡曜夾身夾命,下格賤命也。注:非以廉殺同宮為論 。

天梁、太陰,卻作飄蓬之客。

太陰居卯、辰、巳、午,俱為陷地,如立命上例四宮,與天梁同守身宮,定主孤寒,不然飄蕩他鄉,又為貪戀酒色之徒。訣又謂:「梁雖不陷,不作敦厚之人」。天梁與太陰守命或身,於巳、午最不宜,亥宮次之而已。

廉貞主下賤孤寒。

假如命、身居巳亥遇廉貞乃為陷地,三方前後二宮複無吉星拱照夾持,必為貧賤。廉貞與貪狼於亥守命而無吉拱照,同一理斷。

太陰主一生快樂。

假如安命自申至子宮,而與太陰星同守,前後吉夾,三方四正又有眾吉拱照且無惡曜衝破,可主富貴,吉少者亦可享有快樂之福(身宮守太陰,吉眾亦同)。又,命身與太陰同宮值廟旺之垣,三方前後吉眾者富貴不小,但以無破為准,吉少無破者,亦主刀筆成名,吉多無破者,主大富貴。太陰化忌在申酉戌守命宮,或與羊陀火鈴同宮守命,反主一生不快樂,多憂多慮,並常遭感情打擊。

先貧後富,武貪同身命之宮。

假如命立丑或未宮,有武貪二星同守,蓋武曲為金,克貪狼之木,貪被制化為有用,故主先貧而後富。再若武貪守命,三方四正無破皆吉,命身前後眾吉夾拱,財帛、事業、福德、遷移四宮均吉,則可不主先貧。

先富後貧,只為運逢劫殺。

假如身、命宮有一二正曜,遷移宮亦有正曜坐守,少青年運限亦佳,惟至中年限行絕地,命遇劫、空、耗、殺等凶,若是身命主曜無力,主後貧也。

出世榮華,權祿守財福之位。

權祿二吉,若守財帛與官祿或福德之宮,而命、身皆美,定主富貴堪期。若是身命二宮有權、祿同垣,定主出世榮華,財官兼得。

按:化祿、化權二星一守財帛、一守福德。

生來貧賤,劫空臨財福之鄉。

天空、地劫為耗煞,若值財帛、福德二宮,必受貧賤之苦。

按:安命子或午,卯、酉時生有方有,劫空二星,一守財帛宮,一守福德宮。所謂生來貧賤者,一指出生時家境貧窮,二指註定一世無成。其實劫空守財福者,並非個個為貧窮之人,多主敗多成少,奮鬥之後少有結果,錢財每易虛擲。

官祿宮有空、劫坐守,亦主事與願違,屢遭貧窮之侵。又,身命二宮若值空、劫,而三方四正及前後乏吉拱照,亦主終身貧賤,一事無成。

文曲武曲,為人多學多能。

假如辰戌巳亥卯酉安命,遇文曲、武曲守垣是也。若遇文昌同垣坐午宮,遇羊、陀、火、鈴等惡煞合照者災殃必重,但有輔弼守命者,災悔較輕。

按:文曲武曲同守命宮,主其人多學多能,尤在辰戌宮為然。文昌亦是。

左輔右弼,秉性克寬克厚。

左輔或弼守命宮者,主為人寬厚。

按:惡煞衝破,主貧窮或主有災難,不失厚道。

天府、天相乃為衣祿之神,入仕為官,定主亨通之兆。

假如丑宮安命,巳、酉宮府、相來朝;未宮安命,亥卯宮來朝是也。(訣曰:府相朝垣格。)然合此格者,需系甲年生人,並須三方四正無煞衝破方是,他年生者福澤銳減,遇劫煞刑衝破格者不符此論。

苗而不秀,科名陷於凶神。

假如科星陷於空劫羊陀之中,則為苗而不秀。

按:比如本是良種樹苗,可惜長得不好。於人命運,多主華而不實,虛有其表,不然懷才不遇,宜從事偏業。

發不主財,祿星躔於弱地。

化祿陷於空、劫是也(大抵化祿及祿存均不宜陷於空、劫)。又,化祿值于子午卯酉宮無用,命、身若遇眾煞刑沖,亦主貧窮。入四墓亦然。

按:化祿本為吉,無論在何宮皆然,縱居子午卯酉陷地,亦作福論,入四墓亦是。遇煞星衝破則不然,美景大減。

七殺朝鬥,爵祿榮昌。

假如寅申子午四宮安命、身,與七殺同垣是也。然而亦要輔、弼、魁、鉞、昌、曲合照及坐守,方主一生榮華富貴可期。若遇惡煞衝破不足以論。

此為七殺朝鬥格,訣曰:爵祿榮昌。

紫府同宮,終身福厚。

如寅、申二宮安命,值天府、紫微同宮,三方有輔、弼、魁、鉞、昌、曲拱照,必主富貴,終身福厚,甲生人化吉極美,他年生者如丁己庚癸人亦吉。

紫微居午無煞湊,位至三公。

假如甲丁己年生人安命午宮,與紫微星同垣,謂之入格,多主大貴。其餘宮亦主小貴或富足,但均以身、命三方四正無煞沖為准也。

按:女命遇祿存同守必作貴婦。

天府臨戌有星扶,腰金衣紫。

假如甲己年生人安命戌宮,值天府同守,方可依此論斷,加殺則否。然而亦要三方逢遇魁鉞輔弼或科權祿等吉曜拱照,並無惡煞衝破為准,則大富大貴。如無眾吉拱照或夾扶命、身,平庸而已。

按:此格最吉輔弼同居辰戌宮。丁年生亦主吉利,得輔弼在辰戌沖照尤佳。遇陀羅同守多主牢獄兇殘。

科權祿拱,名譽昭彰。

此為三化吉星,如命或身坐守一化,財帛、官祿宮二化來合是也。訣雲:「科權祿會主大貴」,但亦須三方四正吉多凶少,無煞刑沖為最美。此謂科、權、祿拱命格,如三合輔弼魁鉞等吉宿,位至三公,命、身同宮者尤其大吉大利,可致大富大貴,功名顯赫。

按:科權祿在命宮、對宮、三合宮會合,多主富貴。今得科權祿拱者頗不乏人,但並非個個大富大貴,甚至有不少只是小貴、小康之人,同樣是科權祿合,卻有富貴高下之別,故須視三方星辰配合、何星得化、廟旺利陷、凶多吉多綜合論之。

武曲廟垣,威名赫奕。

假如辰戌二宮安命值武曲為上格,丑未安命值之較次。宜見權、祿、輔、弼、昌、曲,遇者財官雙美,馳騁揚名,眾吉拱照,錦上添花。

按:女命,只宜為事業型,大多數婚姻不美。

科明祿暗,位列三台。

假如甲生人安命亥宮,與化科同值一垣,而祿存居於寅宮,則寅與亥暗合,謂之「科明祿暗」,遇者多主富貴,但亦須命、身眾吉拱照,無煞衝破方作美論,否則福澤大減,僅主衣食不慮已矣。

日月同臨,官居侯伯。

假如安命丑宮,日月在未,安命未宮,日月居丑,謂之日月同臨是也。訣雲:「日月同臨論對宮」,而日月與命同值一垣亦可作同臨之斷,惟亦須詳觀對宮之凶吉,乃至三方四正是否遭煞刑沖而斷貧富與貴賤。此外命未身丑坐日月,或命未身丑遇二星同臨,主更吉,丙辛生人逢之尤其福厚。

巨機同宮,公卿之位。

假如辛乙生人,安命卯宮,與二星同值,更遇三合昌曲或輔弼為上格,多主富貴福壽。惟丙生人吉減,丁生人則主庸常,不為美論。

按:辛乙生人安命他宮值機、巨,美中不足,當無上述之福。

貪鈴並守,將相之名。

假如辰、戌、丑、未、子宮安命,值二星共垣,謂之入廟同守,三方眾吉拱照,多主出將入相,美不勝收。貪鈴守垣於一地,每主武功勳業,亦謂利武不利文。子、丑二宮有二星同守命垣尤佳,戊、己生人合格,他年次之。

按:貪狼不與火鈴同垣,減福無疑。今人多在軍隊、警察局或其他司法部門工作,更多的是從事商業。遇文星主先武后文,或武職文做。不然文職武做。

天魁、天鉞,蓋世文章。

如命坐天魁,對宮有天鉞正照,反之亦然,謂之「坐貴向貴」,三方四正又有眾吉拱照,無煞衝破,其貴必也(身命同宮或各居一星尤美)。

按:坐貴向貴,多主考學順利,學歷較高,若遇科星更驗。

天祿天馬,驚人甲地。

如寅、申、巳、亥安命,值祿存、天馬同垣,三方四正並有眾吉拱照,無煞衝破,前後更有美夾,多主科甲得意,財官雙美,遭耗刑伐者不是。

按:古人重科舉,以之取富貴。今人祿馬交馳者,多主發財。

左輔、文昌會吉星,尊居八座。

假如此二星守身命,更有三方四正吉曜拱照,而無刑殺沖為尤美,加空、劫惡煞為破損,吉中藏凶,美玉瑕玷。

以同宮為准,二星交會合照次之。

巨日同宮,官封三代。

寅宮安命,有二星同垣守值,複無四煞刑沖為上格,否則次之,美景大減。申宮安命遇二星,縱三方無煞亦不全美。巳、亥安命逢二星沖,不作吉斷。則如命立巳宮與日同垣,亥宮有巨門正照,亦為上格,反之巳巨亥日,則謂下格,多生災殃禍患也。立命申宮與二星同垣,平常之人耳。

按:命遇巨日寅申同宮,或巨日巳亥對照,逢吉星,多主其人名大於利。

紫府朝垣,食祿萬鐘。

如寅宮安命,午、戌宮紫微、天府合照來朝是也。此謂人君訪臣之象,吉格,更遇流祿巡逢,多主位高爵顯,但亦要三方四正眾吉拱奉,無煞刑沖,身、命有貴夾尤美。如立命寅宮,有二星同垣,並得眾吉拱照,謂之「上格中之上格」,定主高官顯貴,福壽兼收,惟遇煞忌刑沖不為全美。

科權對拱,躍三汲于禹門。

科、權二星在財帛、遷移、官祿宮合照命宮是也。或命宮有化科或權或祿同垣,三方有科、權、祿三吉星其中之二拱照,必主富貴福壽,然命坐科星(或權星),于外方遇權(或科星),而三方四正吉眾無煞,亦為美格。

日月並明,佐九重於堯殿。

如安命醜宮,日在巳宮,月在酉地合照命垣是也。巳日酉月為廟旺,謂之「日月並明」,辛、乙生人合格,丙生人主貴,丁生人主富,但亦要眾吉齊湊,三方四正無煞衝破為最美,否則加殺及空、劫、忌、刑等諸凶曜,則告美玉瑕玷,減為平常之格。

府相同來會命宮,全家食祿。

三合照臨,更遇本宮吉眾,身、命無敗,是為「府相朝垣」之格,多主富貴。訣曰:「府相朝垣格最良,出仕為官大吉昌」。(無四煞諸惡衝破為准)

三合明珠生旺地,穩步蟾宮。

如在未宮安命,太陽在卯,太陰在亥,合照命宮者是。月居亥廟旺,謂之「明珠出海」,如命、身眾吉守照而無空、劫、忌、刑或諸惡煞衝破,定主財官雙美,福壽皆全。再如命立辰宮與日同垣,對宮戌位有太陰正照(尤其身與月同值),可主極貴矣。

七殺、破軍宜出外。

此二星會身、命於陷地,主諸般手藝能臻精巧,出外可也(如命立巳、亥,與破軍同垣,三合有七殺拱照者是)。

按:遇七殺或破軍守命,其人膽大,多為長年奔波之人。加吉富貴,不見吉星,技術安身,或因偏業致富。

機、月、同、梁作吏人。

身、命逢此四星,務必三合遇文曲(或文昌),方主刀筆功名,否則加煞複遭刑忌,乃為次格。訣雲:「巳亥會同梁機月,多主作吏人」。

按:機月同梁遇科權祿,主富貴,多掌軍警大權。會天刑遇吉星亦是,其人必在司法部門、政府機關工作。

紫、府、日、月居旺地,斷定公侯器。

紫午宮,府戌宮,日寅卯辰巳,月戌亥子宮,又有化科、權、祿坐守身命(或上例眾吉廟旺拱照身命),定主大富大貴,極美之格。惟亦須三方四正無煞忌空劫衝破為准,加諸惡則美玉瑕玷。

日、月、科、祿丑宮中,定是方伯公。

丑未安命,日、月、科、祿同守命垣是也,如無吉化,雖日月同宮不為美論。訣雲:「日月居未命中逢,三方無吉福無生。若逢吉化始為美,方面威權福祿增」。按:日月丑未安命,極喜太陰化科或太陰化權,又喜昌曲同宮、加會、夾命,遇左右亦吉,但不及昌曲之力。日月同守命宮,三方無吉反為凶,若遇太陽化忌,夭折之命。

天梁、天馬陷,飄蕩無疑。

巳亥申宮安命,天馬同宮,亦與天梁失陷同值,或與火、陀、空、劫、刑忌逢遇交會,依此而斷。梁、馬陷於惡曜,多主飄蕩天涯也。

按:天梁在巳、亥、申宮為陷地。遇凶煞、天馬作上例斷之,陀羅同宮必主牢獄。若眾吉同宮會合,不見凶煞,仍有富貴,只是勞碌異常,終身奔走。

廉貞殺不加,聲名遠播。

殺謂四煞也,如寅宮安命與廉貞同垣,無四煞沖照,而且三合吉眾,亦主大貴,加煞則平常。于身宮廟旺廉貞守命,無煞沖照亦系吉格。

按:廉貞在寅申宮守命,格局已然不俗,作上格論之,無煞加亦主富貴。若會合眾吉,富貴成就遠較他格為高。廉貞寅申,主少年得意,多在三十歲前就會一鳴驚人,經商者發財亦早。三十歲後反有減弱之勢。男命英俊,有陽剛之氣;女命清秀,俐落,形象氣質佳。

日照雷門,富貴榮華。

卯宮安命,太陽坐守,三方更見輔、弼、昌、曲、魁、鉞拱照,富貴不小,惟乙、辛、壬年生人合格,他年生者亦主吉利,惟以三方四正無煞刑沖為限。卯宮太陽守命,為日「日照雷門」,加刑忌四煞亦主溫飽。

按:太陽在卯守命,亦屬名大於利之兆,不見昌曲祿存,難有大富貴,只為一般公務員而已。不少人從事教育工作,或一般文職工作。女命加吉,會嫁給有錢人,不然丈夫也屬官貴人士。

月朗天門,進爵封侯。

亥宮安命,太陰坐守,更見三方吉拱,主大富貴,無吉亦主食足衣暖,雜職維生。「月朗天門」格,三方四正吉拱無煞,丙、丁生人主貴,壬、癸生人主富。

按:太陰亥宮守命多主富,極喜昌曲同守,自是富貴出眾。最怕火鈴同宮,主人奸詐頑囂,或牢獄刑傷、意外事故。

寅逢府相,位登一品之榮。

寅宮安命,天府午宮,天相戌宮來朝,三方四正無空劫煞忌衝破,甲生人遇之財官雙美,富貴雙全,加煞則福減,不為美論。如在申宮安命,子府辰相來朝,眾吉齊湊,無煞忌空劫刑沖亦主貴。

按:此指廉貞寅申守命會吉。陀羅同宮主人色欲,或為武職。見前注解。

墓逢左右,尊居八座之貴。

辰戌丑未為四墓,安命、身於此遇輔弼二吉同垣或對照主富貴。或三方遇此二吉合照,無煞忌空劫衝破,亦主福壽,若加煞溫飽不慮。

按:左右二星在丑未守命,或辰戌沖照,或他宮單守,不見紫府十四正星同垣,縱有富貴,其人多是二傳手,居於輔佐位置,在本身階層中,難達最高位。

梁居午位,官資清顯。

午宮安命,天梁坐守是也。三方四正無煞忌空劫拱照,丁生人上格,己生人次之,惟癸生人亦主富,其他之年生者更次之。

按:天梁居午,宜幹公職,少有經商做老闆者。最忌太陽在子宮化忌來沖,不見吉星,多主勞碌貧忙。

曲遇梁星,位至至台綱。

午宮安命,梁曲同垣坐守為上格,寅宮守命次之。或天梁在午宮,文曲在子拱照者,官至二三品之貴。

按:天梁居午,最喜昌曲同垣,天梁于他宮亦然。見左右雖吉,但不及昌曲之力。

科祿巡逢,周勃欣然入相。

命宮有吉坐守,三方化吉拱照(化吉謂科、權、祿),或命前三位遇科權祿,皆主富貴。

按:所謂命前三位即是父母、命宮、兄弟三宮。

文星暗拱,賈誼允矣登科。

如命宮有吉,遷移、財帛、官祿三方複有文昌,文曲、化科拱照是也。

按:文昌、文曲在命宮三方四正化科,多主其人金榜題名。昌曲在官祿宮化科必然是大學生。

擎羊、火星,威權出眾;貪武同行,威鎮邊夷。

辰戌丑未四墓安命,遇羊、火廟旺坐守,三方吉拱,主文武雙全,兵權萬里。如命與貪狼、武曲同守吉垣(火旺之地),亦同此斷。

按:擎羊火星如上例,雖主武貴,謹防凶死,員警多主殉職。遇白虎、官符、官府、昌曲、忌星、天機、七殺、破軍多是打家劫舍的惡徒。

李廣不封,擎羊逢於力士。

擎羊、力士入命,縱吉多亦不為福(甲生人安命卯宮;丙戊生人安命午宮;庚生人安命酉宮;壬生人安命子宮,擎羊、力士同垣),易遭蹇滯,吉少則平常之論,加煞最凶,女命不論(封侯之事與女命無涉),然擎羊失陷亦主刑夫克子。

按:遇上例之人,縱有吉星,經商必主發後暴敗,酒色賭博而破家蕩產。無吉星必為罪犯。不論有吉無吉,均要吃官司,進牢房,輕重不論。

顏回夭折,文昌陷於天傷。

按:顏回字子淵,乃孔子之弟子,年二十九,發盡白,早死。

如卯時生人,安命寅宮,其文昌陷於未宮天傷之地,又遇七殺及羊陀迭並之年,則以此斷。

按:昌曲同在奴僕宮或同在疾厄宮,多半不能考上大學。

仲由威猛,廉貞入廟遇將軍。

按:仲由字子路,孔子之弟子,性鄙,好勇力,後死于孔悝之亂。

命立申宮,癸年生人,廉貞將軍坐守是也。

按:廉貞、將軍同守命垣,必為膽大之人,一生敢闖敢幹,男女同論。

子羽才能,巨宿同梁沖且合。

按:子羽又名澹台滅明,孔子弟子,形貌丑陋,卻名揚諸侯。孔子嘗言:「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子羽立命申宮,子宮天同太陰,寅宮巨門太陽,辰宮天機天梁,又得科、權、祿及輔弼拱照,則合此格是也。

寅申最喜同梁會。

天同天梁在寅宮坐命,三方吉化,甲庚及申年生人富貴。又如申宮安命,值同、梁二星共垣,吉眾無煞,甲庚及寅年生人亦富貴。

按:同梁寅申,為人頗為爽直,即使勞碌,也自帶三分福氣。縱不見天馬,亦主背井離鄉,有天馬祿存,異鄉榮達。

辰戌應嫌陷巨門。

巨門在辰戌二宮安命,為失陷,主作事顛倒蹇滯難遂,加煞尚主唇舌之非,刑傷不免,更遇惡陷尤凶。

按:巨門辰戌,人必偽善,見風駛舵,宜文不宜武。不論有吉無吉,最忌安於現狀,不思進取。有火鈴在命遷,沖出天羅地網,始能論福。巨門化忌,必有牢獄。

祿倒馬倒,忌太歲之合劫空。

如祿、馬(化祿或祿存及天馬)坐於敗、絕、死、衰之地,並與空亡同垣,謂之祿倒馬倒,而遇流年太歲(行此祿馬之地)復會天空、地劫,既主駁雜災悔,又主發不住財,重則有破財之厄。

運衰限衰,喜紫微之解凶厄。

如大小二限不逢吉曜,而命、身有紫微守照,限雖凶亦可主平穩,蓋因命、身有主之故。惟紫微與煞忌空劫同宮,則力薄能弱,無以為吉也。

孤貧多有壽,富貴每夭亡。

如命中主星弱,及財、官、子息均陷惡地,則主減祿延壽。又如太歲坐命,主星又弱,然財、官、遷移三宮均化吉,且行限又吉,可主橫發,但不及久,十年二十年運遇即遭夭亡,是謂「命星陷弱,富貴夭亡」也。

按:命不當發,發財必死,或遭奇禍。

吊客喪門,綠珠有墮樓之厄。

按:綠珠乃晉時石崇寵妾,善吹笛,倫党孫秀曾指明向石崇索取,為石崇所拒,後石崇被逮,綠珠墜樓自殺。

大小二限俱逢,前有喪門,後有吊客,以及太歲遇凶星,必遭凶厄驚險。

按:大小二限遇流年喪門、吊客各踞一宮,流年太歲宮又值凶星,依此斷。

官符太歲,公冶有縲絏之憂。

命、身坐官符,流年太歲行抵此宮,流年「歲建」一曜又與此生年官符重疊,並有凶曜或流煞沖照,主牢獄之災。身宮有官符,大限行抵此宮,有官符同垣,小限與太歲共抵此宮位,三合諸惡流煞,同一理斷,吉眾者災輕可解。

按:公冶即指公冶長,孔子之弟子,又為孔子的女婿,能識鳥語。

限至天羅地網,屈原溺水而亡。

大小二限行至辰或戌宮,逢五行相克之星,更有太歲、喪門、白虎及空、劫或四煞(或流年羊陀)一併沖照,其限最凶。

按:大小二限同在辰戌或一在辰,一在戌,多主不吉。遇寅申流年之白虎喪門分守辰戌,大限或小限宮三方四正逢羊陀(或流羊流陀)、火鈴、劫、空會齊,就算條件成立,多主大凶,甚至死亡。

運遇地劫天空,阮籍有貧窮之苦。

按:阮籍,三國是時魏國人,思想家、文學家,為“竹林七賢”之一。

大小二限俱逢于十二宮中,遇合空、劫拱沖,雖吉多亦財來財去,不易聚積,如二限逢空劫,又逢流年煞曜之沖照,十九多主貧困。

文昌文曲會廉貞,喪命夭年。

巳亥二宮安命,有廉貞和文昌或文曲同宮,主禍多於福,再有煞忌沖照,有夭折之危。或破軍與文昌或文曲坐命在子,對宮有廉貞,七殺與文昌或文曲坐命在戌,對宮有廉貞正照,亦與此斷,吉眾災輕。

命空限空無吉湊,功名蹭蹬。

如命逢天空加煞,其功名必不能成就。命有正星,三方吉化而亦有空劫守命,主燈火辛勤難以發達。訣雲:「劫空入命,貴難求也」。

按:劫空在命,多主其人賺錢意識不強,或並無賺錢能力,又不主財,故此星最不宜經商。命宮三方吉眾入廟,亦有富貴,但終因劫空之害,一生勞多功少,事業成就當減半論之。

生逢天空,猶如半天折翅。

命宮值天空坐守,作庸常之論,尤恐中年跌刈。倘若財旺橫發,必主凶亡。如命在亥,子時生人,命在巳,午時生人則是也。

按:命在亥,空劫同守,命在巳,空劫同守,甚難發福,且不主壽,至少減壽十年。若又遇陀羅火鈴同守,主夭。

命中遇劫,恰如浪裏行船。

命宮遇地劫坐守,主人庸常,亦不主財,加煞忌尤凶。

項羽英雄,限至地空而喪國。

大小二限俱逢天空是也。

按:大限與小限或流年太歲一在地劫,一在天空,多主凶危破敗,再遇凶煞會合,死亡之兆。

石崇豪富,限至劫地以亡家。

按:石崇(249–300)己巳年七月初九辰時生,紫相在辰坐命。西晉時人,初為修武令,累遷至侍中,掠財產無數,富可敵國,八王之亂時為趙王倫所殺。

大小二限俱逢於地劫之垣,或二限臨至空、劫雙夾之地,更遇流煞沖照。

呂後專權,兩重天祿天馬。

祿存守命,又與化祿、天馬二星同宮是也。

按:女命祿存、化祿、天馬同在命宮,必作貴婦。但身心不閑,故主專權。

楊妃好色,三合文曲文昌。

女命昌曲拱照,更會太陰、天機,必主淫佚。如命有貴星坐守正照,吉眾而無煞忌衝破,主有貴婦之福。

按:女命三合昌曲,或在命宮,每主其人聰明,惹人喜愛與追求,性生活需求多,少能滿足。在人際交住廣泛的現代社會,最易紅杏出牆。

天梁遇馬,女命賤而且淫。

如寅申巳亥四宮安命,遇天馬坐守,而三方有天梁合照是也。或命陷於四生之地,與梁、馬同值,三方吉少亦同一理斷。

昌曲夾墀,男命貴而且顯。

太陽為丹墀,太陰為桂墀,如日月在丑未守命,前後二宮有昌曲來夾則是,若有輔弼加會,尤主富貴雙全。

極居卯酉,多為脫俗僧人。

紫微為北極,與貪狼同宮於卯酉而加煞,多主僧道,無煞忌諸惡沖照,三方吉化,更且會遇輔弼魁鉞,多主富貴堪期。

貞居卯酉,多是公胥吏輩。

卯酉安命,廉貞破軍坐守加煞,必作公門胥吏,加忌為奴僕。

輔府同宮,尊居萬乘。

辰戌二宮安命,值此二星坐守,更會三主吉化拱沖,主極品之貴。

廉貞七殺,流蕩天涯。

巳亥二宮安命,二星各守命、身宮,更加煞忌空劫,主流蕩天涯,在外艱辛。

鄧通餓死,運逢大耗之鄉。

按:鄧通西漢人,得漢文帝寵倖,賜銅山,許其鑄錢。後景帝即位免其官,家財盡被沒收,鄧通遂寄食人家,餓死。

二限行至空、劫相夾之地,且該地大耗坐守,並有凶曜同垣,三合流煞沖照,太歲又坐不吉之位,眾凶齊湊,多主極其危厄也。

夫子絕糧,限到天傷之內。

按:孔子在陳國、蔡國時,遭二國之士大夫發徒役圍於野,不得行,絕糧,後楚昭王師迎孔子,得免此厄。

天傷守大限,與大耗同宮,前後夾惡,小限俱到疊逢,流煞沖照,必蹇。

昌、鈴、陀、武,限至投河。

此四星交會於辰戌二宮,辛、己、壬年生人二限行至辰戌,多遭水厄。又,命立辰戌值四星會遇,加惡煞空劫忌,限至死於外道。

按:辛年生人,戌有擎羊,文昌化忌;己年生人,文曲化忌;壬年生人,戌有陀羅,武曲化忌。原命在辰或戌,二宮有昌鈴陀武,多主水厄凶死。或者行限至辰或戌,二宮有昌鈴陀武,主此限遭淹死,或其他惡事死亡。大小二限及太歲宮位有此四星亦有重災,非獨限於辰戌宮而言。

巨、火、擎羊,防遭縊死。

此三星坐守身、命,大小二限又逢惡煞,或太歲遇凶,流煞沖照則是。

命裏逢空,不飄流則主疾苦。

如命宮不見正星,單值天空坐守,更三方加煞化忌,則依此斷,吉星拱照命身宮,則災悔不至甚也。

空劫單守命宮,多主背井離鄉,異地安居。三方無吉,飄流之客。

馬頭帶劍,非夭折則主刑傷。

擎羊在午守命,卯宮次之,酉又次之,為擎羊落陷是也。訣雲:「擎羊居子午卯酉陷地,作禍興殃,刑克極重,甲戊庚壬生人必有凶災」。

按:須修身養性,行善積德方可減免災禍。

陀羅陷四生,凶如子午羊。

命立寅申巳亥,值陀羅坐守,凶如馬頭帶劍,三方四正若是吉少惡聚,複遇煞忌刑沖,定主非夭即傷,六親不和,然而破相離家,遠出謀生亦可獲吉。三方眾吉拱照俱無煞忌空劫,僅主災輕,而艱苦勞碌難免。

按:陀羅于寅申巳亥守命,又主人狡猾多詐,不論富貴與否,必坐牢之事。巳亥更驗。

子午破軍,加官進祿。

子午二宮逢破軍守命,三方眾吉拱照,無煞忌諸惡,財官雙美。

按:須甲丁己癸年方吉。

昌貪居命,粉骨碎屍。

巳亥二宮安命,值此二星坐守,加煞化忌主夭亡,官祿宮遇之亦然。

按:廉貪巳亥在命,不喜昌曲同守,加煞化忌,多主夭折,或從高處跌下摔死,如空難。行限逢此,勿到高處或乘飛機。守疾厄宮主得性病,限年逢同論。

朝鬥仰鬥,爵祿榮昌。

七殺守命旺宮是也,如子午寅申為朝鬥,三方為仰鬥,入格者富貴,若居遷移、官祿二宮不在此論。人逢「七殺朝鬥」格,三方四正不可逢煞忌空劫等諸惡刑沖,不然則為破格,福澤不生。

按:七殺寅申子午,只要不見煞星,自然成格,必有成就。若有吉星又有煞星會合,雖有成就,亦多起伏不順,財來財去,更防刑傷、殘疾、短壽。若只有煞星守照而無吉,只作貧窮、夭折而且殘疾之命。

文桂文華,九重貴顯。

文昌為文桂,文曲為文華,如丑未安命值之,更遇三方吉化,或有天祿、魁、鉞沖照夾拱,必貴顯無疑,否則若逢四煞忌空劫,雖昌曲無用耳。

丹墀桂墀,早遂青雲之志。

日居卯辰巳,月入酉戌亥,此六宮身命值之是也。日月于旺宮守命、身,亦宜見魁鉞諸吉之沖照或夾拱,然則可致少年得志,早遂青雲。

日月廟旺守命,多主少年得志,一生快樂。

合祿拱祿,定為巨擘之臣。

祿存與化祿在財官二宮合命,或命坐祿而遷移有祿對拱,皆主富貴。訣雲:「合祿拱祿堆金玉,爵位高遷衣紫袍」。

陰陽會昌曲,出世榮華。

如命坐日、月,財官二宮昌曲來會,或命坐昌曲,財官二宮日、月來朝,更遇魁、鉞及眾吉拱照,富貴必矣。

輔弼遇財官,衣緋著紫。

如命、身有正星或吉遇,三方財帛、官祿及遷移輔弼來朝是也。

命宮三方會合輔弼,所受助力尤多,並有僥倖好運。

巨梁相會廉貞並,合祿鴛鴦一世榮。

舊注:巨、梁、貪、廉四星身命三合相逢於廟旺地並見吉化,再有祿存、化祿居夫妻宮則是。如四星廟旺交會拱照命、身宮,有祿來合,亦主富貴。

按:巨門與天梁各守命身尚可,而與貪狼、廉貞三合則為不可能之事。此處暫不可解,據雲鬥數其他派別尚有此一說。

武曲閑宮多手藝。

武曲在寅申巳亥卯酉為閑宮,於此守命,加煞者手藝安身。

貪狼陷地作屠人。

貪狼巳亥守命加煞,主作屠宰,煞眾或遇空劫忌,主壽元不長。

按:廉貞貪狼在巳亥守命加煞者,見之多矣,並非以屠宰為業。其人大多不務正業,虛浮不實,品性卑鄙。

天祿朝垣,身榮貴顯。

如甲生人立命寅宮,甲祿到寅守命,亦作祿朝垣格。又如庚祿居申,乙祿居卯,辛祿居酉,則命立於上例四宮與祿同守,均為天祿朝垣之格,惟在巳亥子午安命值祿星,不為天祿之格。

魁星臨命,位列三台。

天魁或天鉞與文曲或文昌在命,更與化科星同宮,為奇格,位列三台。

武曲居乾戌亥上,最怕太陰逢貪狼。

舊注:武曲在戌亥守命,三方見太陰、貪狼,又見煞忌不為美,定主少年不利,但有貪、火衝破則主貴,甲己壬生人合格。

按:武曲在戌守命,對宮有貪狼,但三方絕不會見太陰;武曲在亥守命,貪狼在卯宮,但三方亦不會見太陰,此處暫不可解,不一定是古人故意說錯,據雲鬥數其他派別尚有此一說。

化祿還為好,休向墓中藏。

如武曲、太陰、貪狼化祿守照命宮,更加三方吉曜亦主富貴,但辰戌醜未化祿守命,雖吉無用。

按:化祿居四墓,並非古人所說雖吉無用。

子午巨門,石中隱玉。

子、午二宮安命、身,更得申、辰或寅、戌科、祿合照,富貴必矣。

明祿暗祿,錦上添花。

假如甲生人立命亥宮,得化祿坐守按:廉貞貪狼在亥,甲生人廉貞化祿,又得寅祿來合,蓋寅與亥合,謂之明祿暗祿格,主福壽富奢。

按:廉貞貪狼在亥坐命,壬生人寅宮天梁化祿,與命宮祿存相合,亦是。

紫微辰戌遇破軍,富而不貴有虛名。

辰戌二宮安命,值紫微,對宮遇破軍,乃為破格,必不貴也,縱然發財亦無享受也。

按:紫微在辰戌守命,遇吉星,並非個個不貴,只是富者居多數而已。

昌曲破軍逢,刑克多勞碌。

如卯、酉、巳、亥四宮破軍守命,雖得文昌、文曲亦非全吉,若遇刑克、化忌亦不足貴。(亦有作卯酉辰戌者,惟辰戌破軍守命亦如巳亥雷同)

按:所本人經驗,昌曲破軍同宮於寅,遇吉主貴。辰戌的破軍,尤喜昌曲沖照。

貪武墓中居,三十才發福。

如辰戌丑未四墓得貪、武二星守命,主少年不利,加化忌主夭,訣雲:“貪、武不發少年人,運過三十才發福”。

按:貪、武居四墓,大多少年平常。有吉星,一過三十歲,好運就來。

天同戌宮為反背,丁人化吉主大貴。

天同在戌宮為陷,如遇丁人立命戌宮值之,而午宮有祿存,寅宮亦有化祿、化科,戌宮天同化權,定主富貴。他年生者命立戌宮與天同共垣,無刑煞忌亦主不美,有煞加忌劫,財官俱無,反主不吉。

巨門辰戌為陷地,辛人化吉祿崢嶸。

巨門在辰坐命,本為陷地,如辛生人巨門化祿在辰,則與酉宮祿存暗合,子宮有太陽化權,必主富貴,加煞非也。巨門在戌坐命,辛人巨門化祿,擎羊入廟,午宮有太陽化權,財官會魁鉞,亦是。

機梁酉上化吉者,縱遇財官也不榮。

酉宮立命值天機(與巨門同宮)、天梁(與太陽同宮),實為陷地,雖逢三方吉化亦無力,天機、天梁守命巳亥亦然。

日月最嫌反背,乃為失輝。

太陽在申酉戌亥子,太陰在寅卯辰巳午,則日月無輝,何貴之有?然有日月反背而多富貴者,要看命宮三合吉化拱照,不加煞忌是也。故玉蟾先生曰:「數中議論最精微,斷法在人心活變」。

按:日月反背遇吉星,富多於貴。

命身定要精求,恐差分毫。

欲安身、命,先辨時辰,真則無不應。身命既定之後,則看本宮生、旺、死、絕如何,然後依星推斷。

陰騭延年增百福,至於陷地不遭傷。

身、命雖弱,並落陷宮,竟然有福壽吉慶,財、官亦稱尚佳,此乃祖上餘蔭或一己善行所致,天相之也。

命實運堅,稻田得雨。

如命坐吉地,又有四面吉拱,行限又佳,自為福論。

命衰限弱,嫩草遭霜。

如命、身坐陷地,三方無吉有凶,運限又逢惡煞,必主災悔,終身蹇滯,謂之四面楚歌。

論命必推星善惡,巨、破、擎羊性必剛。

此三星守命,若居陷地,不但性剛而已,定主唇舌是非,加煞傷殘破敗。

府、相、同、梁性必好。

府、相、同、梁皆南斗純陽之星,身、命值之必得中和之性。

火、劫、空、貪性不常。

此四星守命,性格反復不常。命逢貪狼遇火星,固當富貴,但空劫臨之則依上斷。

昌曲祿機清秀巧,陰陽左右最慈祥。

昌、曲、祿、機守命不加四煞,主人寬厚英俊,聰明秀麗,亦當富貴。如日、月、左、右坐命不加煞,主人清奇敦厚,度量寬宏,富貴之論。

武、破、貪、貞沖合,局全固貴。

身、命三合遇武、破、廉、貪守照,更得化吉富貴必矣。

羊、陀、七殺相雜,互見則傷。

紫微能降七殺化權,能使羊、陀減惡,故紫微守值命宮固佳,而在三方沖合亦可。但七殺、羊、陀合照守值身命終非吉祥,到老亦不得善終也,宜詳參之。

貪狼廉貞破軍惡,七殺擎羊陀羅凶。

身、命三合有六星守照,或見廉貞化忌,三方吉少凶多,定主淫邪破敗或刑傷,甚而毒克,至為不美也。

火星鈴星專作禍,劫空傷使禍重重。

大小二限值此凶星,定主災悔多端。如身、命逢之而得眾吉拱照,火、鈴、禍輕,空、劫不宜,天傷、天使如落惡地而值二限,多主是年凶災。

巨門、忌星皆不吉,運、身、命、限忌相逢。

忌星乃化忌陀羅,十二宮身命二限逢之皆主不利,況巨門本非吉曜,若陷地值此,何吉之有。

更兼太歲官符至,官非口舌決不空。

承上句,太歲、官符,本為興訟之神,況巨門乃非之曜,又兼忌星臨之,其官非口舌絕不能免。

吊客、喪門又相遇,管教災病兩相攻。

吊客、喪門本主刑孝,但不逢七殺刑刃猶可或免,然疾病必有,況忌是最能生疾,喜眾吉解。

七殺守身終是夭。

七殺守身、命惡地,加煞,是依此斷。

按:七殺守命宮或身宮,遇惡星同宮,減壽無疑,更防夭折。

貪狼入命必為娼。

貪狼守命雖不加煞,或在三合照臨,亦主淫佚。如加煞陷地,則主男子浪蕩,女子淫亂,秘雲:“貪狼三合相沖照,也學韓君去偷香”。

按:此處韓君當指唐末詩人韓致光,善寫豔情詩,詞藻華麗,稱「香奩體」。貪狼守命,多主性欲強,每有私情,居官祿宮亦然,男女同論。加煞陷地作上斷。

心好命微亦主壽。

如上述「陰騭延年增百福」之說。

心毒命固亦夭亡。

與上句反者便見。如諸葛孔明用智燒藤甲軍,乃減數年之壽也。

按:此僅一般的說法,心毒命固亦有長壽之人,只是長壽的比例少些,心好命微亦有短命之人,短命的還不見得少。有無德而受恩者,有無過而遇禍者,有竊國者為諸侯,有竊鉤者遭誅殺。富貴貧賤舉衰存亡等事,無一不是命中註定,有奸盜大辟而不被人知,有罰贖小過而遭重罪。孟子雲:莫非命也,順受其正雲爾。王充《論衡》雲:命,吉凶之主也,自然之道,適偶之數,非有他氣旁物厭勝感動使之然也。

今人命有千金貴,運去之時豈久長?數內包藏多少理,學者須當仔細詳。


《骨髓賦》

太極星躔,乃群宿眾星之主。

天門運限,即扶身助命之源。

在天則運用無常,在人則命有格局。

先明格局,次看惡星。

或有同年同月同日同時而生,而有貧賤富貴壽夭之異;

或在惡限積百之金銀;或在旺鄉遭連年之困苦;

禍福不可一途而尚;吉凶不可一事而推。

要知一世之榮枯,定看五行之宮位。

立命可知貴賤,安身便曉根基。

第一先看福德,在三細考遷移,分對宮之體用,定三合之源流。

命無正曜,夭折孤貧;吉有兇星,美玉玷瑕。

既得根源堅固,須知合局相生,堅固則富貴延長,相生則財官昭著。

命好身好限好,到老榮昌;命衰身衰限衰,終身乞丐。

夾貴夾祿少人知,夾權夾科世所宜。

夾日夾月誰能遇,夾昌夾曲主貴兮。

夾空夾劫主貧賤,夾羊夾陀為乞丐。

廉貞七殺反為積富之人,天梁太陰卻作飄蓬之客。

廉貞主下賤之孤寒,太陰主一生之快樂。

生來貧賤,劫空臨財褔之鄉。

出世榮華,權祿守身命之地。

先貧後富,須還命值武貪。

先富後貧,只為運逢劫殺。

文昌文曲,為人多學多能;左輔右弼,生性克寬克厚。

天府天相乃為衣祿之神,為仕為官定主亨通之兆。

苗而不秀,科星陷於兇鄉。

發不住財,祿主躔於弱地。

七殺朝斗,爵祿榮昌;紫府同宮,終身褔厚。

紫微居午無殺湊,位至公卿。

天府臨戌有星扶,腰金衣紫。

科權祿拱,文譽昭彰。

武曲廟旺,威名顯奕。

科明祿暗,位列三台。

日月同宮,官居侯伯。

巨機同宮,公卿之位。

貪鈴並守,將相之名。

天魁天鉞,蓋世文章。

天祿天馬,驚人甲第。

左輔文昌吉星會,尊居八座。

貪狼火星居廟旺,名鎮諸邦。

巨日同宮,官封三少。

紫府朝垣,食祿萬鍾。

科權對拱,躍三汲於禹門。

日月並明,佐九重於堯殿。

府相同來會命宮,全家食祿。

三合明珠生旺地,穩步蟾宮。

七殺破軍宜出外,機月同梁作吏人。

紫府日月居旺地,定斷公侯器。

日月科祿丑宮中,定是方伯公。

天梁天馬陷,飄蕩無疑。

廉貞殺不加,聲名遠播。

日照雷門,榮華富貴。

月朗天門,進爵封侯。

寅逢府相,位登一品之榮。

墓會左右,尊居八座之貴。

梁居午地,官資清顯。

曲遇梁星,位至台綱。

科祿巡逢,周勃欣然入相。

文星暗拱,賈誼允矣登科。

擎羊火星,威權出眾。

同行貪武,威壓邊夷。

李廣不封,擎羊逢於力士。

顏回殀折,文昌陷於天殤。

仲由猛烈,廉貞入廟遇將軍。

子羽才能,巨宿同梁沖且合。

寅申最喜同梁會,辰戌應縑陷巨門。

祿倒馬倒,忌太歲之合劫空。

運衰限衰,喜紫微之解兇惡。

孤貧多有壽,富貴即夭亡。

吊客喪門,綠珠有墜樓之厄。

官符太歲,公冶有嫘絏之憂。

限至天羅地網,屈原有沉溺之殃。

限逢地劫地空,阮籍有途窮之苦。

文昌文曲會廉貞,喪命天年。

命空限空無吉湊,功名蹭蹬。

生逢地空,猶如半天折翅。

命中遇劫,恰如浪裡行舟。

項羽英雄,限至地空而喪國。

石崇富豪,限行地劫以亡家。

呂后專權,兩重天祿天馬。

楊妃好色,三合文昌文曲。

天梁遇馬,女命賤而且淫。

昌曲夾墀,男命貴而且顯。

極居卯酉,多為脫俗之僧。

貞居卯酉,定是公胥之輩。

左府同宮,尊居萬乘。

廉貞七殺,流蕩天涯。

鄧通餓死,運逢大耗之鄉。

夫子絕糧,限到天殤之地。

鈴昌陀武,限至投河。

巨火擎羊,終身縊死。

命裡逢空,不飄流即主貧苦。

馬頭帶劍,非殀折即主刑傷。

子午破軍,加官進爵。

昌貪居命,粉身碎骨。

朝斗仰斗,爵祿榮昌。

文桂文華,九重顯貴。

丹墀桂墀,早遂青雲之志。

合祿拱祿,定為巨擘之臣。

陰陽會昌曲,出世榮華。

輔弼遇財官,衣緋著紫。

巨梁相會廉貞併,合祿鴛鴦一世榮。

武曲閒官多手藝,貪狼陷地作屠人。

天祿朝垣,身榮富貴。

魁星臨命,位列三台。

武曲居乾戌亥上,最怕太陰逢貪狼。

化祿還為好,休向墓中藏。

子午巨門,石中隱玉。

明祿暗祿,錦上添花。

紫微辰戌遇破軍,富而不貴有虛名。

昌曲破軍逢,刑剋多勞碌。

貪武墓中居,三十才發褔。

天同戌宮為反背,丁人化吉主大貴。

巨門辰戌為陷地,辛人化吉祿崢嶸。

巨機酉上化吉者,縱遇財官也不榮。

日月最縑反背,乃為失輝。

身命定要精求,恐差分數。

陰騭延年增百褔,至於陷地不遭傷。

命實運堅,槁苗得雨;命衰限衰,嫩草遭霜。

論命必推星善惡,巨破擎羊性必剛。

府相同梁性必好,火劫空貪性不常。

昌曲祿機清秀巧,陰陽左右最慈祥。

武破廉貪沖合,局全固貴;羊陀七殺相雜,互見則傷。

貪狼廉貞破軍惡,七殺擎羊陀羅兇。

火星鈴星俱作禍,劫空殤使悔重重。

巨門忌星皆不吉,運身命限忌相逢。

更兼太歲官符至,口舌官非決不空。

吊客喪門又相遇,管教災疾兩相攻。

七殺守命終是殀,貪狼入命必為娼。

心好命微亦主壽,心毒命固亦夭亡。

今人命有千金貴,運去之時豈久長,

數內包藏多少理,學者須當仔細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