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天髓(二)

  滴天髓又名誠意伯秘授天官五星玄徹通旨滴天髓,相傳為宋人京圖撰,也有人說是明初劉基所作。清代道光年間,士人任鐵樵畢生研究命學,針對當時命理學偏離陰陽五行生剋制化的正理,混亂蕪雜,偏重於格局和神煞的問題,結合一生命理實踐分篇增注,闡微發隱,正本清源,並以大量時人命造作為例證,這才掃除迷誤,使命理學返回大道,並更加成熟。此書一出,一時洛陽紙貴,人們爭相傳抄,作為經典應用,並世代秘傳。被古人推寵為命理學中的聖經。

通天論 天干論 地支論 干支論 形象論 方局論
格局論 從化論-真 從化論-假 歲運論 體用論 精神論
衰旺論 中和論 剛柔論 順逆論 寒暖論 月令論
生時論 源流論 通隔論 清濁論 真假論 隱顯論
眾寡論 奮鬱論 恩怨論 順反論 戰合論 震兌論
坎離論 君臣論 母子論 才德論 性情論 疾病論
閒神論 絆神論 出身論 地位論 貴賤貧富
吉凶壽夭論
貞元論

 

格局論

財官印綬分偏正,兼論食傷格局定。

自形象方局之外而格為最,格之真者,月支之神,透於天干也,(格局看月支要緊)以散亂之天干,而尋其得所附於提綱者,非格也,自偏正官財食傷印八格之外,若曲直等格皆為格,而以刑衝破害論者,亦不可言格也。

影響遙繫既為虛,雜氣財官不可拘。

飛天合祿之類,固為影響遙繫,而非格矣,如四季月生人,只當取土為格,不可言雜氣財官,戊己日生於四季,當看人元透出天干者取格,不可概以雜氣論之,至於建祿陽刃,亦當看月令透於天干者取格,若不合形象方局,又無格可言,只取用神,用神又無取,只得輕輕泛泛,看其大勢,以皮面上斷窮通,不可執其格也。

(用神無取,便非好命,然亦有窮通。)

官煞相混來問我,有可有不可。

煞,即官也.同流同止,可混也.官非煞也,各立門庭,不可混也,煞重矣,官從之,非混也.官輕矣,煞助之,即混也。劫財與比肩雙至者,煞可使官混也,一煞而遇食傷者,官助之,非混煞也,勢在於官,官有根,殺之情依乎官,依官之煞,歲助之而混官可不也,勢在於煞,煞有根,官之情依乎煞,依煞之官,歲忌之而混煞不可也,歲官露煞,干神助官,合官留煞,皆成煞氣,不可使官混也,歲煞露官,干神助官,合煞留官,皆成官象,不可使煞混也。

傷官見官果難辨,可見不可見。

身弱而傷官旺者,見印而可見官,官以生印,印以扶身也,身旺而傷官旺者,見財而可見官,以財生官,且以財洩傷也,傷官旺,財神輕,有比劫而可見官,(官以制劫)日主旺,傷官輕,無印綬而可見官,(傷輕不能害官,無印則官不能印克傷。)傷官旺而無財,一遇官而有禍,(官必遇害)。

傷官旺而身弱,一見官而有禍,(官能剋身)。傷官弱而見印,一見官而有禍,(助印剋傷)。大抵傷官有財,皆可見官,傷官無財,皆不可見官,又要看身強身弱,不必分金木水火土也,又日傷官用印,無財不宜見財,(身弱用印,見財破印)。傷用財,無印不宜見印,(身旺用財,見印則剋傷,戰財)。須詳辨之。

 

從化論 -真

從得真者只論從,從神又有吉和凶。

日主孤弱無氣,天地人三元,絕無一毫生扶之意,財官等強甚,乃為真從也,既從矣,當論所從之神,如從財則以財為主,財神是木,又看意向,或要火,或要土,而行運得所者必吉,否則凶,從煞等倣此。

化得真者只論化,化神還有幾般話。

如甲日主,生於四季,單遇一位己土,在月時上作合,(在年幹不是)不遇壬癸甲乙庚(印,劫,官),乃為化得真,(庚能剋甲)又如丙辛生於冬月,(化神要通月令)戊癸生於夏月,乙庚生於秋月,丁壬生於春月,獨相作合,皆為真化,既化矣,又論化神,如甲己化土,土遇陰寒,要火為印,如土太旺,又要水為財,木為官,金為食傷,隨其所在意向,合其喜忌,再見甲乙亦不以爭合妒合論,蓋化者,如烈女不更二囚,歲運遇之,皆閒神也。

 

從化論-假

真從之像有幾人,假從亦可發其身。

日主弱矣,財官強矣,不能不從,中有所助者,便假,至於行運,財官得地,雖是假從,亦可富貴,但其人不能免禍,或心術不端耳。

假化之人亦可貴,孤兒異姓能出類。

日主孤弱,而遇合神,不能不化,但有暗扶日主,如合神虛弱,則化不真,至歲運扶起合神,制伏忌神,雖為假化,亦可取用,異姓孤兒,亦能出類,但其人多執滯偏拗,作事迍邅,骨肉刑剋耳。

 

歲運論

休咎係乎運,尤係乎歲,衝戰視其孰降,和好視其孰切。

日主譬如吾身,局中之神譬如舟馬引從,大運譬如所歷之地,故重地支,未嘗無天干,太歲譬如所遇之人,故重天干,未嘗無地支.必先明一日主,配合七字,推其輕重,看其行何運,如甲日以氣機看春,以人心看仁,以物理看木,大率看氣機而物在其中,遇庚辛申酉字,即看其和何令,又看春之喜忌,乃行運生甲伐甲之地,故詳論歲運戰衝和好之勢,而得勝負適從之機,則休咎了然在目。

何謂戰

如丙運庚年,謂之運伐(剋)歲。日主喜庚,要丙降,在得戊(洩)得壬(剋)者吉.(以剋洩忌神之物為吉。如日主喜丙,歲不肯降,得戊己和之為妙。(太歲為專神,故以和解為上)如庚坐寅年,則丙之力量大,歲自不得不降。(勢大則太歲無權)可保無禍。如庚運丙年,謂之歲伐(剋)運,日主喜庚,得戊己以和丙者吉(通關)。如日主喜丙,運不肯降,歲又不可制,(運管十年,與命較親)。得戊己洩而助庚亦吉,若庚坐寅午,則丙之力量,大運自不得不降,亦保無患。

何謂衝

如子運午年,謂之運沖歲,日主喜子,則要助子,又得年干乃制午之神更妙,若午之黨多,或干頭遇丙戊甲者必凶。如午運子年,謂之歲沖運,日干喜午而子之黨多,干頭又助子,必凶。日干喜子,而午之黨少,干頭亦不助午,必吉.若午重子輕,則歲不降,亦無咎(其勢已成,歲力不能為禍)。

何謂和

如乙運庚年,庚運乙年,則和(乙庚化金),日主喜金則吉,日主喜木則不吉。如子運丑年,丑運子年,則和(子丑合而化土),日主喜土則吉.喜水則不吉。

何謂好

如庚運辛年,辛運庚年,申運酉年,酉運申年,則好。日主喜陽,則庚與為好,日主喜陰,則辛與酉為好。

 

體用論

道有體用,不可以一端論也,要在扶之抑之得其宜。

有以日主為體,提綱之食神財官,皆為我用。日主弱,則提綱有物幫身,以制其強神者,亦皆為我用。

有以提綱為體,喜神為用者,日主不能用乎提綱矣.提綱財官食神太旺,則取年月時上印比生助為喜神而用之.提綱印比太旺,則取年月時上食傷財官為喜神而用之,此二者,乃體用之正法也。

有以四柱為體,暗神為用者,必四柱俱無可用,方取暗沖暗合之神。

有以四柱為體,化神為用者,四柱有合神,無用神,即以四柱為體,而以化合之神為用。

有以化神為體四柱為用者,蓋化之真者,化神即為體,取四柱中與化神相生相剋者為用。

有以四柱為體歲運為用者,四柱中太過不及,用歲運琢削滋助有之。

有以喜神為體輔喜之神為用者,蓋所喜之神,不能自用,則以為體,而用輔喜之神。

有以格象為體日主為用者,格局氣象,及暗神化神忌神剋神,皆成一個體段,郤是一面氣象,與日主無干,或傷剋日主太過,或幫扶日主寸過,中間要辨體月,又無形跡,只得用日主自引生喜之神,別求一個活路,有用過於體者,如用食神,而財官盡行隱伏,則太發露浮散,有體用角立者,體用皆旺,不分勝負,行運又無輕重上下,則角立之,有體用俱滯者,如木火俱旺,不遇金土,則俱滯之,不可一端定也,然體用之用,與用神之用,有分別,若以體用之用為用神,固不可,捨此別求用神亦不可,只要斟酌體用真確,而取其最要緊者為用神,即二三用神亦得,須抑揚其輕重,母使有餘不足可也。

 

精神論

人有精神,不可以一偏求也,要在損之益之得其中。

五行大率以金水為精氣,木火為神氣,而土所以實之者也,有神足不見其精,而精自足者,有精足不見其神,而神自足者,有精缺神索而日主孤弱者,有神不足而精有餘者,有精不足而神有餘者,有精神俱缺而氣旺者,有精缺而得神以助之者,有神缺而得精以生之者,有精助精而精反洩者,有神助神而神反斃者,皆無氣以生也,凡此不可以一偏求之,俱要損益其進退,勿使過興不及可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